当前位置 : 首页 > 自慰按摩

首家倒闭的共享单车:资本疯狂涌入,钱却不是给你花的

时间回到 2016 年 6 月的一个傍晚,正在金融领域创业的雷厚义浏览着创投圈资讯,不想放过每个新的热点。虽然身在重庆,但这位 90 后创业者依然对北上广的“创业核心领域”保持着密切关注,一篇有关 ofo 的报道引起了他的注意。2016 年 12 月时,共享单车市场持续发酵,ofo、摩拜再次拿到过亿元的巨额投资。同时,共享单车在一线城市已经逐渐铺开,数据也变得更加诱人。而这样一个被各大 VC 看好的项目,却在重庆没有丝毫动静。“这会是一个机会吗?”雷厚义思考。在风口已经逐渐形成的领域中,以尚未开发的重庆为大本营加入共享单车大战,从亿万级市场中分一杯羹,然后实现财富自由。早已产生浓厚兴趣的雷厚义决定暂时停止手里已经开始盈利的金融项目,转而进军共享单车领域。时间紧迫。为了能在重庆占领先机,从 App 开发到上线,雷厚义只用了不到 30 天时间。此外,为了加快投放速度,他决定直接购买成品自行车,加装机械锁后立即投入市场。2017 年 1 月 7 日,成本 200 元左右的第一代悟空单车在重庆大学城正式落地,数量不多,仅有几百辆。数小时后,随着第一辆悟空单车被用户骑走,忐忑的雷厚义终于悄悄松了口气。原以为即使不能将“外来者驱逐出境”,至少能藉由本土优势制衡对方,共同长大。但雷厚义发现,失败的中国“合伙人计划”和资本的冷酷,最后让他倒在了追逐风口的路上。90 年代国家修高速公路的模式给了我启发。国家九几年的时候没有钱修高速路,便一段一段承包出去,让商人来修高速,修好了之后让他们收费,收 30 年,30 年以后这条高速路重归国家,这个方法给了我灵感。雷厚义认为,在面对 ofo 等平台时,采取平台合伙人的方式进行运营可以减少平台压力。而所谓的“合伙人计划”,就是以招募个人或小商家,以众筹单车的方式,解决资金和区域运营的问题,以更轻量的方式,借助别人的投资和资源,实现快速扩张。合伙人计划的本质,类似招商加盟。现实告诉他,这样的加盟模式显然走不通:小商家们在面对合伙人模式时非常谨慎,他们更加在意这个模式之前是否赚到过钱,而并没有真正的“创业”者所谓的冒险精神。雷厚义认为,中国整个风投界对内部非常开放,但对外封闭。一个风投可以把项目介绍给另外一个风投,但前提是你要进这个圈子。如果不能进入圈子,那融资太难了。据雷厚义介绍,悟空单车的初期日活比较高,一辆车平均每天有 6 个人骑,虽然车辆基数不多,但是日活在三月份最高的时候依然达到了三到五千,但随后便开始急速下降。在这样的控制下,中小企业基本不可能做大做强,供应能力跟不上,企业根本不可能进行规模制造,如果不能规模制造,在单车数量上就会完全处于劣势,最后便只能被淹末在两大公司的车海里。他认为,政府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关心的是解决问题的能力,比如说交通安全,显然一家实力强和一家实力不强的公司,政府一定会相信实力强、有能力解决问题的公司。面对种种困境,志在拿下全国市场的雷厚义发现,悟空单车难以形成规模,在持续烧个人资金,且账上余额所剩不多的情况下,终于在 2017 年 4 月上旬停止运营。“悟空”终未成为“齐天大圣”,在历时三个月的悟空单车项目结束后,雷厚义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思考,重新复盘整个项目,明白了几个小企业生存的道理。第一,实力永远都是第一位。在实力不足时,不能盲目追逐风口。同时,风口一般都具有垄断性且时间窗口很短,如果不具备先发优势,当风口起来时再追逐,时间窗口都已经关闭,最后的结果就只是自取灭亡。第二,小企业应该踏踏实实地从一个小口切入,慢慢成长的同时,等待风口的来临。而选择切入口时,从一开始就要规划好商业模型,做到没有投资也能生存下去。当风口真正来临时,用融资的钱扩大规模,完成清场。第三,在单车领域,小企业能做的就是避开大众市场,专门针对企业做高端市场。以重庆为例,重庆某万达城,希望在万达城里保持车子的密度,小企业便可以针对万达城的特殊需求进行服务。为企业定制需求,这样的做法在 ofo 面前,也许可以保持一定的竞争力。

栏目列表

广告位